九州国际登录-九州平台娱乐下载-九州娱app
新闻动态您当前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

“琉璃之路”:朝鲜半岛的古代玻璃器

更新时间:2019-10-04 14:18

  

【中玻网】【内容提要】

  玻璃器在古代是一种全球化产品,也是当时东西方之间丝绸之路贸易清晰的证据之一,丝绸之路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琉璃之路。铅钡玻璃是早期铁器时代日本、中国和韩国之间交往互动和贸易关系的一个标志,但中国之外,在朝鲜半岛和日本也出土了大量西方风格的玻璃容器,这些玻璃容器均出现在寺院珍藏、皇室大墓和神社的祭祀遗址,说明在当时是罕见的珍贵之物。中国和日本之间,海面宽阔,直接交往在相当长历史时期内受到很大限制,故日本在吸取大陆文化历史过程中,朝鲜一直起着桥梁和窗口作用,从而在中国、朝鲜和日本之间形成一个多向的文化交流网络。朝鲜半岛和日本出土玻璃器,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丝绸之路的认识,也显示出“琉璃之路”向东的延伸。

d4628535e5dde711044400aea47fb21e9c16616d.jpg

  【关键词】

  玻璃器琉璃之路朝鲜半岛日本

  古代东方与西方的交往和文化传播主要是通过丝绸之路进行的,随着考古学的发展,丝绸之路的内涵和外延也不断扩展,不仅有商品货物的交换和传播,也有技术和文化的交流;不仅有绿洲道,还有草原道、南海道甚至海东道。这条途径不单单是“丝绸之路”,还是“香药之路”“珠宝之路”和“琉璃之路”[1]。中国之外,在朝鲜半岛和日本也出土了大量西方风格的玻璃器,展现了三地紧密的联系和“琉璃之路”向东的延伸。

  朝鲜半岛的古代玻璃器

  据推测,玻璃制作技术是在汉代同铁器制作技术一起传入朝鲜半岛的。从多个遗址中出土有模具这一点来看,当时已能自行生产[2],但出土品主要是勾珠、管饰等玻璃制品。本文所谓玻璃器主要指玻璃容器,大多属于三国时代(公元4-7世纪)。自1921年对金冠冢开始进行调查至近年的出土发现,迄今在朝鲜半岛发现的玻璃容器约有30件,大多集中在韩国庆州及其周边地区[3]。兹择要述之。

  庆州市内,玻璃器主要出土于天马冢,皇南大冢南坟、北坟等大规模的双圆坟中,在金冠冢、金铃冢等小规模的积石冢中也有出土发现。庆州盆地外主要有安康邑安溪里4号墓和庆尚南道陕川郡玉田古墓群1号墓[4]。

  皇南大冢(旧称98号坟)属于朝鲜半岛三国时代的新罗墓葬,可分为南坟和北坟,年代在5世纪中晚期。北坟出土浅绿色磨饰玻璃碗、彩色高足杯、蓝色玻璃杯各1件,另有2件残损的玻璃杯。南坟出土了浅绿色凤首壶、浅绿色波纹玻璃杯、蓝色玻璃碗各1件,浅绿色玻璃杯2件,还有2件器物残损。一些玻璃容器的造型和装饰可与在中国、日本发现的同时代器物相对照。

79f0f736afc3793137288ffaef54cb4042a91131.jpg

图一磨饰玻璃碗

  1.韩国庆州皇南大冢北坟出土

  2.伊朗吉兰出土

  3.中国镇江句容出土

  4.中国大同南郊北魏墓出土

  北坟出土的磨饰玻璃碗,高6厘米、口径10.5厘米,浅绿色透明,敞口,圜底,通体有6排凹球面磨饰,底部也有1个较大的圆形凹球面(图一:1)。凹球面磨饰玻璃碗在伊朗高原出土多(图一:2),流行时间长,在中国、日本也有较多发现,如中国江苏镇江句容六朝墓(图一:3)[5]和山西大同南郊107号墓(图一:4)[6]出土的玻璃碗,日本安闲陵出土玻璃碗(图九)[7]和正仓院藏玻璃碗(图一〇)[8]。以上这些玻璃碗年代大体相当,装饰技法基本相同,只是口、颈部表现不同,可归为同一类型。显然,它们的年代和制造地点应有密切的关系,一般认为属于波斯萨珊王朝的制品[9]。

b999a9014c086e06e621a304fd8707f10bd1cb0e.jpg

图二波纹玻璃杯

  1.韩国庆州皇南大冢南坟出土

  2.韩国庆州瑞凤冢出土

  3.中国河北景县祖氏墓出土

  南坟出土的波纹玻璃杯高12.8厘米、口径9.5厘米,颈部有1条波纹,腹部有3条波纹相互衔接形成网目纹(图二:1),与庆州瑞凤冢(图二:2)[10]、河北景县祖氏墓出土波纹碗(图二:3)[11]风格相似。黑海北岸5世纪的罗马遗址曾经出土过许多饰有波浪纹或网纹的玻璃器残片。中国和朝鲜半岛出土的这种饰有波浪纹的玻璃器,可能来自罗马时期的黑海北岸[12]。

ac6eddc451da81cbbac661d551f6ac130924311f.jpg

图三韩国庆州皇南大冢南坟出土凤首玻璃瓶

【返回列表页】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   电话:    传真: